陈强尼自述——如何走上职业扑克手这条路

陈强尼是一个传奇。他的职业生涯丰富多彩且辉煌无比。通过多年的不断的胜利,他为自己赢得了顶尖牌手的地位。他的辉煌还会持续很多年。

他是一条凶猛的鲨鱼。曾经在1987年和1988年赢得了连续两届的WSOP主赛事的冠军。迄今为止,他30多年的职业生涯共获得10条金手链。除了锦标赛上的成就,他还是高级别现金桌的顶尖玩家,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就。

此外,他的经典牌局也被好莱坞搬到了大屏幕上。电影“DU王之王”中的迈克尔对克格勃的最后一手牌,就是他在1988年WSOP主赛事最终单挑时诱捕Erik Seidel的那手牌的完整再现。他于2002年进入扑克名人堂。

(好多朋友看过这个电影,但对那个饼干不明白,讲一下哈,当然这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看到的,介绍给大家。饼干在于吃与不吃。吃,好牌,他在心理上就在吞噬对手,所以下意识的吃了饼干。不吃,咋呼。)

Bob Stupak ,这个人在维加斯有一家名为Vegas World的娱乐场,有一次他搞了个比赛,叫美国杯。在最终桌上,我只用了2个小时就把其他9个人淘汰了,赢得了冠军。Bob走过来,对我说,“强尼,这些对手在你面前就像空气似的。你就像“Orient Express”东方快车。”从那以后,这就成了我的外号。

虽然我现在是个高手了,但我从没有忘记我起步时候的艰苦岁月。我家是在1968年从香港移民到美国的。当时我11岁,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我父母在那里开了一家餐馆,但我们都不会说英语。我唯一会说的2个单词就是yes和no。不管他们对我说什么我都只会这么回答,甚至我根本就不清楚他们到底在问我什么以及这些回答是否恰当。你可以想象一下:有人问我:“强尼,香港怎么样啊?”我回答:“YES。”

我是学校里唯一的一个中国学生,我感到很孤单。开始很困难,必须学会英语。那些男孩子觉的我很奇怪,他们取笑我的口音,作弄我,而且还从来不会听到我的抱怨。这些经历让我变得更坚强。尽管有语言方面的障碍,但我还是喜欢学校,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我学的最好的科目是数学,数学是通用的,而且不需要英语你也能做好。

1973年,我们搬到了休斯敦,那里的亚裔社区很大,而且休斯敦也在高速发展。我父母开了一家大一些的餐馆,名字叫“Hoe Sai Gai”英文的意思就是great whirl。亚洲的传统是孩子们要帮家里干活,我也不例外。我每天要工作很长时间,做所有需要我做的事情:拖地板,扫厕所,收拾桌子,甚至有时要下厨做菜。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出力。从那时我就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尽管那些生活教会了我很多。或许我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就是有关于金钱的:挣钱,投资,储蓄,保证资金的安全。花钱容易挣钱难。当你没钱的时候,挣钱更难。

高中和大学,我一直在帮家里干活。我在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尽管我承认那不是我的人生目标。

我第一次打牌也是在餐馆发生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通过互联网学习打牌,而那个年代,还没有这玩意呢。周末的牌局就是我的训练场。餐馆打烊后,我们玩0.5/1有限的。我们玩各种各样的扑克游戏:Dr.pepper,baseball,Mexican square,Hold’em Omaha。由于起步阶段就学习了各种不同的玩法,所以今天在那些混合游戏的比赛中,我也能游刃有余。

牌局的参与者主要是餐馆的客人,服务员,还有一些朋友们。运气好的晚上,你能赢20块,这对10来岁的孩子来说可是一大笔钱。牌局经常持续一个通宵,当天亮的时候我们去Denny那吃早餐,赢家买单。这对赢家来说是一种荣誉。很快牌局就从餐馆走向了整个休斯敦,包括一些私人牌局。我玩的更多了,也玩的更严肃了。DU注也从零花钱变成了真正的钱了。

我有时候回想会发现:真的可以靠打牌挣钱啊。我赢了不少钱,并建立了我的资金储备。有家公司组织拉斯维加斯的旅行,4天三晚,你只需要支付2500美元,他们提供往返飞机,酒店,食物,饮料等等VIP级别的服务。我用赢来的钱支付了这次旅行,我的一群朋友也和我一起去了。

一到landmarkDU场,我就在自己的衬衫上弄了个VIP的标签,(^_^)我昂首挺胸的走进娱乐场,直奔21点DU台。一个DU场主管看了我一眼,注意到我的标签,他马上问道:Mr.陈,您想玩多大的?他没有问我的年龄也没有看我的身份证。在那个年代,DU场根本不关心你的年龄,他们唯一感兴趣的数字是你准备玩多大的。吼吼,我们说的是早期的维加斯,70年代的。“你有钱,但没有身份证?OK,没问题,这边走。”他问我玩多大的?好的,给我最高上限。我拿出了那2500美元。

我在晚上7点坐到了21点DU台前,不过感觉不咋地,15分钟后,我跑到了双骰DU台那,还是不咋地。7:30,2500美元和我说886。

现在,我在拉斯维加斯破产了。我的心情和我的资金一样都破碎了。我感到沮丧,愤怒,无助,尴尬。你能想象的到,当你没钱的时候,你的VIP地位是多么的嘲讽啊。所有的事情都一团糟,根本不是我计划的那样。更糟糕的是,旅程还有三天啊。我决定出去走走,这也是我唯一能干的事情了。在这个炎热的维加斯的夏天,我在市中心走了一圈又一圈,我TM的根本不在意天气,即使现在下雪了,我估计我也不会注意的到。

我走到了天然金块DU场门口,就那么走进去了,OMG,他们在玩扑克,我以前根本不知道DU场还有扑克可以玩。我以为DU场就是21点,双骰,轮盘什么的。我要知道能打扑克,我才不会把钱都输在landmarkDU场呢。我观察了一会牌局,觉得我能赢。他们打的糟糕透了,我知道我能赢,我想马上坐到桌子上去。但你记得我的问题嘛?我没钱了。我绞尽脑汁,突然想起我的信用卡里还有200块的额度,可这是DU场,有谁听说过DU场接受信用卡吗?没办法,我走到前台准备施展魅力来谈谈看。

“Excuse me Miss,我的卡…”,她直接打断了我,“你有多少额度?信用卡公司告诉我们,我们要额外收您19%的手续费的手续费。(别强求,故事吗,差不多得了,但我估计也差不了多少)难以置信,我才不关心手续费呢,我有钱了。

我拿着200块,回到扑克桌前,坐到了10/20有限的桌子上。我换了两沓红色的5块钱的筹码,开干。我玩了整整三天,几乎没有停顿,最后我赢了3W美元。很难描述当时的感觉,你可以想象一下,70年代啊,一个10几岁的孩子兜兜里揣着3W美元。我脑袋里全是汽车,珠宝等等那些我想买的东西。我急切的想回到酒店告诉我那帮哥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准备回家了,可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这些的。那就是,DU场经理们可不太高兴,他们看到一个人揣着大把的现金飞走了,这太郁闷了。他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一个DU场主管跟我说:“Mr.chan,我们为你准备了一间大套房,食物,饮料,还有各种表演的门票。”考虑到我的VIP地位,考虑到我的尊严,考虑到我已经休息过来了,我接受了他们的安排。我打败了那些玩家,只不过再来一次而已,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对吧?

我喜欢打牌而且我能赢。但不幸的是年轻人往往不知道钱的价值。我把我赢的钱全都输光了,带着破产和深深的挫败感回家了。我知道我能赢那些家伙,我对自己非常愤怒。可这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没有从中得到教训。直到我又输了几次这样的旅行之后我才意识到,我的问题在于自我控制。直到今天,我也深深的相信,成为一个真正的赢家的最好途径就是学会为什么会输,你必须清楚的知道什么做法会让你输钱。

这件事之后,我回到了家,继续念高中,继续在餐馆工作,当然了也继续到处打牌。但生活还是不一样了,大不一样了。我曾经赢了一大笔钱,我想,这种经历改变了我的一生。即使维加斯让我很痛苦,我也知道那才是赢大钱的地方。我知道我终将回去,问题仅仅是何时回去,如何回去。

我的父母让我进入休斯敦大学学习酒店管理专业,但我知道这长久不了。我曾经赢过大钱,而学校和这根本不搭界。我的专业让我一年能挣3W美元,可我在天然金块不用一个星期我就能赢这么多钱。

21岁的时候,我辍学了,想要搬到维加斯居住,那里的人们从来不睡觉,(^_^ 不夜城的说法多么的苍白)我决心成为一名职业牌手,我不想一辈子在餐馆工作,我想自己当自己的老板。另外,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当然我也喜欢钱。我把事情告诉父母的时候,他们极度震惊并出离愤怒,“强尼,拉斯维加斯是罪恶之城,你到底在想什么?”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名DU徒。他们爱我,担心我,尽管在那时看起来更像是要控制我的生活。他们知道,在维加斯只有极少数的职业DU徒才能幸存。我记得我父亲对我说,“如果你要走,就永远别回来。”这话非常伤人,我知道他们想保护我,但还是非常的伤人。心里话,我知道他们是对的。拉斯维加斯吞噬着每一个人,每天有多少人带着暴富的梦想涌向拉斯维加斯,而回来的时候呢,仅仅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我会不会是下一个呢?有可能。但这是我的梦想,这是我的宿命。

我和父母没什么好说的了。“爸爸,你会后悔说出这些话的。终将有一天我会成为世界冠军,并且非常富有。我会做到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我的梦想在我的车上,在拉斯维加斯,我希望我的大黄蜂(车)能挺过这段旅程,我不会回头。

当我在维加斯起步的时候,非常的困难。我有个坏习惯,我在牌桌上赢了钱,却总把他们输在21点或者骰子上。或者在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牌局后,情绪失控,作出错误的决定。在扑克中,情绪失控是最大的敌人,比牌桌上任何对手造成的伤害都大。我知道,如果想成为一个赢家,我必须战胜并控制我的脾气。但是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啊。失败了许多次我才学会控制情绪。

由于破产了好几次,我不得不找份工作。有一份工作是在FremontDU场当厨师。站在灶台掂大勺可比坐在牌桌玩筹码难受多了。经过努力,我慢慢的回到了3/6有限的桌子。在低级别,3/6的游戏很不错,可以让我慢慢建立资金,我的目标是50/100的有限德州扑克。

情绪失控差点毁了我的扑克生涯。我花费了昂贵的代价才学会这一点。在牌桌上,你必须控制自己,保持冷静,合理的看待那些必然的损失,千万别tilt了。

有一天我赢钱了,我不能确切的记得是哪一天,但那是个里程碑。第二天我又赢了,第三天也赢了。1985年,我打败了三四百人,获得了我的第一条金手链,奖金18万5,我的事业取得了突破,我知道我能行。

很显然,我的成功并不是昙花一现。我的父母也改变了他们的看法,认可并支持我了。当1987年,我赢得WSOP主赛事的冠军的时候,休斯敦的报纸报道了这个消息,我的父母逢人便说:那是我们的儿子。从此以后,每当我回到休斯敦度假,他们就会告诉每一个的亲戚朋友:强尼回来了,晚上来吃饭。

我在维加斯学到的另一点是:在牌桌上赢钱是远远不够的,你必须远离那些诱惑,保护自己的钱,否则,你就毁了。如果要我给点建议,那就是:当你赢钱了,保护好你的钱。维加斯充满了诱惑。如果你不能把握自己,你就会很快的破产。

拉斯维加斯是DU城,DU博无处不在,电影院,酒吧,餐馆,购物中心等等。你可能坐在餐馆吃晚餐,服务员和你说,我和你DU100块,那家伙会打出一记本垒打,或者其他的类似的DU博。我还看到人们在体育博彩,在赛马上下注了成千上万美元。我只关心扑克,远离骰子,远离赛马,远离博彩。做自己擅长的,别做啥事。

(几年前,在某处看到一段话,也是牌手的:no gamble with casino, no gamble horses,no gamble sports,不和DU场对DU,不DU马,不DU球。百度一下吧:再高的手你也摸不到天)

职业扑克教会我的另一点是:好的身体非常重要。当我刚来内华达的时候,锻炼身体可不是什么优先选择。几年后,我认识到了,身体不好会限制你在牌桌的发挥。扑克游戏需要你保持高度注意力,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你的身体不能保证这些。70年代,每个人都抽烟,喝酒,吃垃圾食物,而且不运动。我和他们一样。可几年后,我的身体在变差,这些坏习惯影响了我在比赛中的发挥。所以我决定改变我的生活习惯,我戒烟了,戒酒了,健康饮食,多做运动。这很有用,一个正常体重的,健康的强尼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平。直到今天我仍然保持着这些良好的生活习惯,每天保证充分的睡眠。我感觉很好。我甚至生产了一种名为ALL IN 的功能饮料。这点对现在那些一天玩14个小时MTT的牌手来说尤其重要。

这几年,每个看到我的人都要走过来问问我关于电影Rounders的问题。扑克已经流行很多年了,但电影rounders把他推向了极致。在这部电影之前,我只是在扑克圈内很有名,我可以到处旅行,没人认得我。即使有人认出我了,也仅仅是因为好奇什么的。但自从电影上映之后,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认识我了,不管他们玩不玩牌。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玩过牌,也会走过来问我,你就是电影中的那个人吗?^_^

这部电影改变了我的生活。一觉醒来,我变成了摇滚明星。各种私人邀请,各种背书,(估计就是投资啦)各种慈善晚宴蜂拥而至。当时他们找到我,请我允许他们在rounders中使用我赢Erik Seidel的那手牌的影像的时候,我很高兴,但我希望他们让我在电影里面露一脸。于是,他们在电影后半部加上了我和马特戴蒙单挑的场景。(花花:不过我觉得这个桥段加的很好啊,很自然,也诠释了马特戴蒙为什么那么有自信啊。最爱马特戴蒙 嘎嘎)

我有六个孩子,我想当一个好父亲的愿望胜过我对打牌带来的荣誉的渴望。我的孩子中没有职业牌手。他们有时候在网上打打牌,有时候我们在家里玩玩,纯粹的娱乐。我从来没对他们说我认为他们应该或不应该打牌。我让他们自由成长,但我对他们强调了教育的重要性。我的大儿子是房地产经纪,并管理我的饮料生意。如果他自己想成为一名牌手,当然了,我会教他的,但到目前为止,他没有表现出兴趣。我从来不会强迫他改变自己,我只希望他快乐。

我相信历史会记住我的。作为一个牌手,我的成功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在过去的30年中,我赢得了10条金手链,扑克圈认可我。但经受住时间的考验真的很难。如果你不认同这句话,你可以去问问Chris Moneymaker或者Jamie Gold。他俩都赢得过WSOP主赛事,都赢得过成千上万美元。(花花:金杰米赢了史上最大的WSOP彩池居然破产了,你让我们情何以堪啊)他俩会告诉你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象老道,象海尔姆斯,还有我,我们都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而丹尼尔.内格里诺,Allen Cunnigham和菲尔.埃维就是榜样,想进名人堂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他们是始终如一的好玩家,他们保持冷静,集中注意力,并且知道如何管理他们的钱。

回首我这30多年的职业生涯,我少有遗憾。扑克带给我了一切,职业牌手的生活让我自由,自己是自己的老板,有机会在你一生中都参与进来。我喜欢旅行,喜欢购物,喜欢美食,喜欢游泳和散步,我一如既往的热爱扑克,但我并不痴迷,我不会一个星期打7天或者6天扑克甚至4天扑克。我现在选择比赛更谨慎,如果不喜欢,我也不在乎失去这次参赛的机会。 有时候,有玩家会来问我如何才能打的更好。我告诉他们:找到你适合的项目,当你坐下了就全力发挥,评估你在桌子上优势还是劣势。有时候,你必须问问自己:我没有优势,我为什么要玩?或者我有优势,我为啥不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