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战术与策略分析

连续下注(C-Bet)就是悬牌圈的侵略者在翻牌圈连续的下注,这现象很普遍也很正确,因为:

1、你经常在翻牌前用好牌加注,很可能在翻牌后你的牌更强了。

2、如果对手没有击中他的牌,而你在前两街都展示了你手中有强牌,他经常都会弃牌

这个C-bet在各种无限扑克中很普遍,特别在《哈林顿在德州扑克》系列的书中讨论得多。一个普遍的C-bet的大小就是1/2或2/3个底池。例如:

筹码:2800 盲注40-80

你:Th 9h 对手:Ac 7s

行动:你在庄家位加注到210,对手跟注,底池420,翻牌:Ks Js 6d,

行动:对手过牌,你下注250,对手弃牌。

分析:对手底牌较好,但你还是通过C-bet来让他弃牌了,因为你在翻牌前的加注表现出你底牌的力量。翻牌圈对手错过了,你又下注,除非对手只想用一个高牌来跟注或加注,要不然他只有弃牌。

当你拿不准的时候,翻牌前加注的话,翻牌后也继续下注。最好的翻牌就是那些能跟你翻牌前的加注行为能联系上而对手好像也没有击中的翻牌,例如:翻牌Kd 2s 2h,这样的翻牌不大可能帮上你的对手,只有5张底牌能在这样的翻牌中起作用(Kc,Ks,Kh,2d,2c),而且也没有任何抽顺抽花的可能。同时,你悬牌圈的加注可能看起来有 K,比如 KJo+或者K8s+。

现在看看这样一个翻牌:7h 5s 4s,你的对手有9种可能成对的底牌而不是5种。他也有很多种顺子或同花的抽牌。因此这样的翻牌对手很可能会击中什么。此外,悬牌圈加注的底牌一般来说是两张不成对的高牌,不太可能跟这翻牌联系上。因此,你对手很可能在这样的翻牌中击中了什么,他也不太相信你击中了什么,所以比起上面的例子,你应该在这样的翻牌中减少连续下注的倾向。

价值下注

价值下注就是你经常想通过被差牌跟注来赢取筹码的下注。这里没有一个明确的界线来说明多强的牌应该做多大的价值下注。这基本的价值下注向导是你手中的强牌被差牌跟的可能性最大的下注。

价值下注的重要原因就是这是最简单的赢得筹码的方法。诈唬,半诈唬,过牌-加注和其它的玩法经常会有风险,但是最普通积累筹码的方法就是下注,因为你的牌是最好的。另外,价值下注还有个双重的目的就是起阻挡下注的目的,因为在转牌圈和河牌圈可能会使对手的牌力上升。这里有个例子:

有效筹码:1500 盲注:10-20

你底牌:Jh Jc

行动:你在庄家位加注到60,对手跟注,底池120. 翻牌:Ts 6c 4s,

行动:对手过牌,你下注100,对手弃牌

问题:为什么下注?

答案:悬牌圈加注是价值下注。当我们被对手的差牌跟注的时候我们很可能是最好的牌。翻牌看起来我们的牌可能也是最好的,我们继续价值下注。我们当然也可能被差牌跟注——特别是对10,对6或对4。我们在翻牌圈的下注也可以看做是阻挡下注,因为在转牌圈来了一个Q或者更高的牌,或者说来了一张5s,这都可以可能使对手的牌变好。所以我们不仅通过被差牌跟注来赢取筹码,而且我们也不想给对手一张免费的牌来击败我们。

我们现在转到我们的首届NBC国家单挑锦标赛,首先,这里备注一下,参赛选手他们的玩法相对于我们来说可能会参考到更多的信息,特别是:

1、选手们可能会找到对手的身体上的马脚。

2.、选手们以前对彼此的打法就很熟悉,然后根据观察在最优打法的基础上来修正打法。

3、本书中的分析是基于一种“纸上谈兵”的理解,实际中这些打法都是发生在有限的

时间内,无数的照相机底下,还有奖金的数量等外界条件下的。

所以当我们说一个玩家打法出现错误的时候,可能他实际上的打法要比表面上看起来的打法要好得多。换句话说,我们这样去分析是为了让你了解各种其它情况下的一些因素,这不是说要让Doyle Brunson或Gus Hansen他们打得更好,他们已经打得够好了。

坚果的价值下注

这里有一手发生在前WSOP冠军Jamie Gold和由女演员转为牌手的Jennifer Tilly之间的牌。这手牌发生在2007年国家单挑扑克冠军赛上。

Tilly: 22400 Gold: 17600 盲注:200-400

Tilly: Ks Qs Gold:4s 3c

行动:Tilly庄家位加注到1200, Gold跟注,底池2400,

分析:Tilly有一手强牌,做了3个大盲注的加注。Gold手拿垃圾牌又没有位置,这些不利的因素使得Gold的跟注是一个错误,即使他认为他可以在翻牌后能击败非职业的Tilly。

翻牌:As 7s 5s,

行动:两人都过牌。

分析:Tilly应该下注,她牌最强,这是给Tilly一个增加筹码的好机会——每条街都价值下注。当你击中一手强牌而对手又比较松的时候,你首先应该想“我怎么才能赢得尽可能多的筹码”。所以这里没有理由慢打,的确Gold也认为Tilly能用任何她翻牌前加注的牌连续下注,这样他也会宽范围的跟注或加注:他可以用抽顺,抽花,对A或对7来反击,或许就来个大的诈唬。另外,Tilly跟着过牌把底池控制的很小,这使得Gold感到怀疑。

转牌: 2c

行动:Gold下注2000,Tilly跟注,底池6400

分析:Gold的下注是一个很结实的下注,他在有许多抽牌的公共牌中击中一手强牌,他开始下了一个底池的下注。

评论员说Tilly只是跟注是对的。但转牌她没有去加注限制了她赢得很多筹码的可能,这里理想情况下是到河牌应该全压,转牌的下注不仅仅是为了价值,如果Gold是在抽牌或是一手弱的成牌的话,他很可能会跟注,但是如果Tilly跟注而河牌又对他没有改善的话,他会犹豫要不要去诈唬。

河牌:2s

行动:Gold过牌,Tilly下注4000,Gold弃牌。

分析:Gold的过牌-弃牌的原因就是他觉得他的顺子在4张黑桃的公共牌中只能击败诈唬,同时,Tilly通过这手牌勉强地进行了价值下注。不幸的是,太晚了,她赢到的比她应该赢到的要少。

河牌的价值下注

这是发生在前WSOP冠军Phil Hellmuth和Paul Phillips之间的一手牌。

盲注:1000-2000

Hellmuth:Ah 8h Phillips: 7d 3c

行动:Hellmuth庄家位跟注,Phillips过牌。底池4000。

分析:Hellmuth喜欢玩“小球派”的类型,中等的A同花牌还没有强到加注的地步,除非对手经常性地攻击庄家位的跟进。

翻牌:7h 6d 5s

行动:Phillips下注4000, Hellmuth跟注。底池12000。

分析:Phillips用顶对(顺带顺子抽牌)下注目的很明确,Hellmuth知道自己的Ax的牌不是最好的,但是他有12张出牌——8张顺子出牌,3张A,还有一张后门坚果同花出牌。

(有些时候来了A有可能会使你成为第2好的牌,反而不如来张8成为最好的对好)。打到河牌他有一半的机会可以改进,因此他至少也应该去跟这个2比1的底池。加注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转牌:4h

行动:Phillips过牌,Hellmuth下注4000,Phillips跟注,底池20000。

分析:先不管Hellmuth的已经成8顺的顺子,Phillips在这里要么领先要么落后。过牌—跟注在这里实际上是好的策略,因为在公共牌是4个连在一起的牌的时候Hellmuth是差牌的话就不会去跟一个加注,Hellmuth是顺子的话当然也不会扔掉。

Hellmuth做了一个小的价值下注,他表示他的牌最好,他还可以在河牌上有可能再抽到坚果同花。Hellmuth例行公事地做了一个小的下注,这经常看起来像便宜地拿下底池。但他在这里用一手好牌来做一个小的下注就可以阻止Phillips来缩小他的手牌范围,这里Hellmuth的表示的手牌范围比较宽。

河牌:9c

行动:Phillips过牌,Hellmuth下注10000,Phillips跟注。

分析:和转牌圈的理由一样,Phillips的过牌—跟注还是他的最好选择。Hellmuth可能认为Phillips是两对,三条或者小的顺子,更差的牌他就会弃掉。Hellmuth相信如果Phillips拿着小顺或者两对的话,那么给他一个3比1的底池比的话Phillips很可能被引诱着去跟,Hellmuth是对的,这是一个结实的价值下注。

从好牌个不能榨取利润的话是一个很大的失误。记住你会经常犯这样的失误,当你犯这样的错的时候就是你在浪费钱的时候。

有效筹码数量

有效筹码数量就是两个人中较小的那个筹码的数量。例如A玩家有1000,B玩家有2000,这个有效筹码数量就是1000。因为B玩家在超过A玩家的1000的筹码数量后就不能再下注什么了,他会自动的赢得一个毫无争议的边池。所以在这个例子中两人的有效筹码都是1000。

在我们所有的讨论中有效筹码相对于盲注来说将是一个重要的考虑的东西。例如,假设你在庄家位拿着Ks Jc。如果你的有效筹码低于10个大盲注的话,一般来说就是全压,也有其他的好的打法,但在好的起手牌和小筹码的情况下全压是默认的结实的打法。如果盲注是

50-100的话,这意味着至少有一个玩家的筹码在1000以下。也许你是9200,对手是700。但是有效筹码超过100个大盲注,全压就是一个最坏的打法,因为你在冒失去你的所有筹码的风险来赢取一个小的底池(因为我们猜想对手不是好牌不会跟你的),所以这时候跟注、小加注甚至弃牌都是一个较好的选择。在这里,超过100个大盲注意味着你和你的对手筹码超过了10000,例如说11000和13000。

起码你始终要评估有效筹码来作为决定我们打法的标准。它不仅影响我们翻牌前的策略,而且也对后面街的打法有影响。

数学地解决单挑的难题

一手牌有最好的打法吗?事实上是有可能的,这是建立在你需要对对手的行为作出一些假设你基础上。例如:

有效筹码:800 盲注:15-30

你手牌:6s 4s

行动:对手是一个松—超凶的玩家,在庄家位加注到90,你很松地跟注(弃牌也是一个好的选择)底池180.

翻牌:8s 5h 2c

问题:你有一个双节棍抽顺的牌,是下注好还是过牌—加注好?(我们这里假设拒绝第三种过牌—跟注这种选择)

答案:理论上我们可以精确地解出这个问题,但需要一些假设。这里列个清单:

1、假设我们下注120,对手没有击中对子,没有抽牌的情况下会弃牌,否则他就会全压。

2、假如我们过牌,对手无论什么牌他都会下注120,如果我们加注,对手会根据翻牌来决定是否弃牌或全压。

3、他可能是在悬牌圈用任何牌进行加注。

4、即使我们认为对手有高牌和抽牌的可能性,我们也认为对手至少50%的可能性错过翻牌。

注意:我们假设他绝不会跟注我们的下注。

假如我们下注120,50%的可能性他会弃牌,50%的可能性他会全压,我们弃牌。

我们有一半的机会赢180,一半的机会输120。期望值(EV)就是30。

30=180*50%+(-120)*50%;

假如我们过牌—加注,50%的可能性我们赢得300(180的底池加上120的他的下注),剩下50%的可能性我们就是在赌我们会不会输了,赌输了我们就有可能会输光筹码,赌赢了我们将赢得对手的710再加上180的底池,总共890的筹码。

另外除了抽顺之外我们还将有个后门同花抽牌,如果成对的话可能也会赢,我们假设如果我们跟注的话有10个左右的出牌,从337页“附录B:抽牌概率表”我们可以看出我们的摊牌收益率是38%, 因此我们的期望值就是99。

99=50%*300+50%*[62%*(-710)+38%*890]

因此,相对于下注,我们选择过牌—加注的话我们会多赢69(99-30)。

当我们玩牌的时候,我们经常可以使用一些更有理由的假设来得到一个可靠的答案。在一个全压的加注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对这些形势的可能性进行精确解答,因为我们的决定会涉及到我们全部的筹码。在本书中将会有很多的这样的例子。另外,我们还会用到一些其他的技巧。

全压的描述:一个定量的分析

在一场普通的预赛中,Daniel Negreanu在一个关键点对业余玩家Jerry Buss做了一个再加注全压的半诈唬。这是个正期望值的打法吗?

Negreanu:22100 Buss: 17900 盲注:200-400

Negreanu:9d 8d Buss: 4s 4d

行动:Buss庄家位平跟,Negreanu加注到1200,buss跟注。底池2400.

分析:Buss在位置上手持口袋对时应该倾向于加注,特别是在他面对一个专家对手的时候。

翻牌:Th 7s 3c

Negreanu下注1200,Buss加注到2500,Negreanu再加注全压,buss…..?

分析:Negreanu在翻牌前加注的情况下又在翻牌后做了一个普通的领先下注,Buss的加注是好的因为这样的翻牌对小对很有利。Negreanu只有在持有T,7或者大于2的口袋对的情况下才能击败Buss,但是如果转牌来了除2或者4以外的任何一张牌都可能会削弱Buss的牌,Buss应该想强迫Negreanu来玩一个大的底池或者逼着Negreanu弃牌。这是个压制Negreanu技术优势的最有效地策略。

可是,Buss的加注太小了,他给了Negreanu一个接近于5比1的底池比,这使得Negreanu很难放弃。Negreanu现在要作出决定,这样的底池比Negreanu的双头抽顺的牌至少也应该去跟一下,但是如果加注又怎么样呢?不在位置,即使最有技术的玩家在对付一个稳当的业余玩家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优势,Negreanu决定用一个再加注来早点结束这手牌。这问题是他必须拿15500的有效筹码来冒险去赢桌上的6100,这不是一个理想的风险收益比,并且如果8和9不算出牌的话,Negreanu只有32%的赢率来抽成顺子。

只要我们做一些额外的假设的话所有的这些数据都可以合成一个等式来计算全压的期望值: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样的牌Buss会去跟,他拿这些牌的概率是多少。并且,即使全压是正期望值的,但是我们也不能说Negreanu的全压是最好的选择,跟注和小的加注能有更高的期望值。因此,我们最后的答案就是比较各个行为的期望值来做出最好的决定。尽管这个更高期望值的打法是正确的答案,但对Negreanu来说是不需要的,因为Negreanu是一个较好的玩家。如果全压能结束这手牌的话,Negreanu宁可这样去玩。

但是,计算一个全压的期望值是一个关键的技巧,所以我们假设Buss至少要有个顶对(不管踢脚)才会去跟注的话,大多数情况下Buss会弃牌,Negreanu就不用继续战斗就能赢得6100;当Buss跟注时,32%的可能性Negreanu赢得6100再加上Buss剩下的14200,68%的可能性Negreanu输掉15500,Buss翻倍。因此,我们假设Buss跟注的可能性是p,这全压的正的期望值的方程式就是:

(1-p)*6100+p*[32%*20300+68%*(-15500)]>0

得出:p<60.13%。

因此,如果Buss有顶对或者更强牌的可能性小于60%的时候全压就是正期望的。(可是,就像前面讲的一样,不管Buss拿着弱牌的可能性多大,Negreanu还是可以通过跟注和小加注来赢取更多的筹码)。实际情况是Buss面对Negreanu的全压弃牌了。

 

相关文章